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21.1 这个世界屡教不改

作者:核动力战列舰更新时间:2019-11-02 06:25:46
  天启历546年年末到547年年初,跨年的阶段,瘟疫在月陨盆地中突然爆发。

  病毒的起源地是裕府城。

  而人们最早注意到病毒瘟疫出现的迹象,是在城市边缘巷口城区生活污水的渠道中。

  546年12月29日到547年1月5日中。

  下城区的人们常常可以看到,一团团“黑气”在下水道口中相互纠缠着。仔细一看这是蚊虫,蚊虫和蚊虫之间在相互撕咬,犹如养蛊一样互相残杀。这种厮杀往往能够诞生一些黄蜂大小的个体,这些个体在阴沟,房屋之间的夹缝中筑巢。

  由于冬季的寒风过于强盛,人们穿着毛衣在户外并没有多少人被叮咬,而在地沟中的虫子也无法在室外寒冷环境下长久活动,故并没有引发社会各界广泛的关注。

  不过此时下城区各个区域中,已经有数千人因为毒虫叮咬而重病。

  在人们的轻微恐慌中,下城区的敌敌畏和杀虫剂卖得很不错。而对孩子们来说,烟花和鞭炮这类玩具有了新的乐趣。孩子们拿着过年的烟火对这些虫群进行了喷杀。

  ……

  但是生化灾难很快愈发严重起来,城市的垃圾桶,绿化带这些地带,出现了新的异化物种。而城市中活动的一些鸟类,叫声也越来越仓嚎了。

  547年1月上旬。

  人们在对垃圾桶丢垃圾的过程中,经常会蹦跳出一些小型蜥蜴一样的昆虫生物,这种生物经常会跳出来伤害人,并且在短短十几日内甚至进化出了一种潜伏性生物。

  当鸟类和流浪狗靠近垃圾桶的时候,会突然蹦出来一个蛇头一样的东西。猛然将其咬住,吞入到垃圾桶中,当人类、汽车这样的大型物在旁边经过时,这种潜伏类生物则毫无反应,它们会因为剧烈的震动在洞**死死地蜷缩。

  所以在这个时候,尚无民众因此而伤亡的事件上报,少数病患的死亡风险,被认为是普通病例。

  ……

  547年1月6号。

  在一些非官方的环保组织反复上报的生化泄露提示下,裕府城的官僚机构终于开始默认城市内有一些危险物种。

  但是裕府城的太守坚决否认城内出现了严重的生化灾难。

  太守的官方发言人做出了专家模式的发言:认为这是近期北方工业组织在月陨山脉的开发,导致月陨山脉内生态链被破坏,加上北方的季风效应,使得这些小型生物到了城市里。

  这样的专家言论,将城市内环保组织的注意力转移到了外面,当然也将城市内的不满转移到了外面。

  城市内各大报纸开始咒骂渭水地区的北方佬在破坏环境,导致了城市内出现不安全的隐患。

  而各大媒体如此转移话题缓解了城市内官僚们的压力。

  但是问题始终没有解决:裕府城内的治安部门,城市管理部门,消防部门对如何解决这类问题在相互推诿。唯一的统一意见,是准备打官司,找北方开发山脉的集团赔偿。

  【反倒是北方开发月陨山脉的社商组,在听到指责后,急急忙忙地开始了大范围的体检和自查,进行了严格的防疫】

  ……

  官僚系统办事拖延是任何社会制度下都存在的问题,唯一的分别是监管更严格的制度下,官僚系统要好一点。

  但是从效率上来说,封建官僚<资本官僚<社商组的技术官僚。

  这是因为封建官僚只害怕封建领主,资本官僚要害怕掌握资本的群体,而社商组的官僚集团现在担忧群体事件。

  近些时候,社商组对少数民众有推诿现象,但是对一些群众事件异常上心,因为一旦事情严重了,内部有担责制度。

  然而在裕府城中,尽管下城区内已经出现了疫病情况,但是其官僚系统非常轻巧地将其与冬季天气挂钩。

  病毒泄露的影响继续悄无声息地进行着。

  ……

  在1月8日,裕府城,发生了一场悲剧。一辆婴儿车停放在绿化带边缘,随着婴儿的哭啼,绿化带中突然伸出了一条触手,将婴儿掠走。在路人的尖叫中,二十米外的孩子母亲,当场崩溃。

  当地治安部门还在讨论的时候,当天下午,愤怒的民众,用汽油浇满整个绿化带,火焰直接烧裂了整个地面。然后手持铁叉,从绿化带里两个拳头大小的裂口中,插出这只足足二十公斤,长舌头的蜥蜴。

  这只生物的死亡很明显无法平息暴躁的民愤,在媒体前几日的惯性引导下,他们开始涌入商场,烧毁北方社商组的商品。

  但是盲目的愤怒,以及官方力量的缺失,让事情变得更加恶化起来,燃烧虽然摧毁了这些小型生物滋生的地方,但是由于城市人群聚集在这些现场,聚集后的四处散开,则反而给疫病的传播提供了有力的条件。

  1月9号,当焚烧的黑烟散去后。

  大量的人开始咳嗽,全身开始出现各种斑点,人们开始从盲目的愤怒中清醒,恐慌在城市中蔓延,但是这时候已经迟了。

  1月12号,大规模疫病开始流行,各地的医疗部门爆满,而人员无法得到救治,则开始绝望,并且引发混乱。

  而对裕府城来说,这场疫病的起因已经不重要了,现在这情况绝对是生化泄露的场面,但是城市中的专家们开始继续导引舆论。

  现在城市的市民们,有条件的富裕家庭开始试图逃离这座城市。而没有条件的贫穷者则开始大量购买物资,甚至是抢掠商品店。

  在城市中的各个巷口,穿着斗篷衣服的人群拎着大包小包奔跑,地面上的垃圾碎纸横飞,所有人都行色匆匆。

  ……

  在1月15号,裕府城的上层在紧急召开会议。城市上空,一架架直升机,在充满黑烟的天空中穿梭,降落在城市最高大厦的顶部。周围警车鸣笛,勉力维持治安。

  城市大厦的巨大电子屏上播放的是市长的演讲。

  在市长的演讲中,对政府会议进行贴金,声称会议将立刻解决城市中的粮食危机,水电危机,治安危机,以及控制传染病问题。声情并茂的演说安抚人心。

  然而在市政大厦的最高层

  红木桌子边,首座上的太守表情阴沉,对前来开会的各大财团代表,说出了实情:眼下裕府城的情况已经无法控制,各位早做打算。

  会议结束后,阳光照射的大厦台阶外,城市的各个财团麾下的议员走出来,遭到了媒体采访。

  面对这些城市媒体,都脸不红心不跳地表示,这场危机已经在控制之中,请大家保持安静。

  但是几个小时后,裕府城的各大财团领导,立即召集自己集团内的高管。首先宣布公司将把他们的家人送到安全地带,然后调高他们的工资待遇让他们快点行动,转移公司的财产。

  ……

  资本集团是在一层层上对下的信息黑幕下执行管理。

  当最顶端面临难以解决的危机时候,最顶端开始对稍微金字塔下面一层的人开放信息圈子,让他们协助。

  地球上金融财阀有这样的操作:发生了次贷危机,政府拿钱来给华尔街的金融财团,让他们度过难关,而华尔街财团第一时间是给高管们加工资!

  这让下层很不理解,上面人搞出来的事情,下面人吃亏,怎么还在奖励高层管理?

  呵呵,那可不是奖励,而是加强内部统治时,恩威并施操作中“恩”的部分。

  ……

  城市中的财团开始行动了

  私人武装开着装甲车进入城市,打击那些实施抢掠的人,并开始对着民众分发食物,还有药物。他们的行动让城市内的居民看到了希望。

  城市内一下子有秩序起来,人们开始排队领取物资,开始满怀希望地给自己生病的家人服用药物,开始配合政府将重病患者隔离。

  但是,在另一方面,他们在疯狂撤离这个城市内的资产。

  一个个工厂内的生产机器,还有资料文件,以及重要技师的全家成员被运出了城市。至于所谓的彻底解决危机,那只是现在政客的口号,用来画大饼的。

  裕府城的财团高层一开始就没想过解决危机,他们分配给居民的药物,其中的成分除了超强的抗生素就是强力的镇痛剂。

  这种对广大民众构建的假象很快会被残酷的现实戳破。

  隔离室区。

  这些病人有的如同怪兽一样舌头变长了,牙齿和指甲变得尖锐,脊椎变得佝偻,有的犹如狂犬病一样咬人且神志不清。

  在一天夜晚,高高的隔墙内,疫病的情况失控了,让人心颤的惨嚎和撕咬在这个区域内疯狂发生,在高墙上的枪手则是毫不留情地镇压,而这个场面没有任何媒体记录。

  灾难开始逐步朝着惨绝人寰的方向发展。

  ……

  一月20号,曾经繁华的裕府城已经变成虿盆。

  一辆军用装甲车正在朝着城市的市中心推进。街道上被强行疏通过,那些堵塞街道的汽车,被推土机强行推到了两边。政府也已经强行封锁了交通体系,在街道内平民的车辆也不准许行驶了,以便于政府的大卡车快速运输‘救济物资’(其实是转移城市财产。)

  如果仔细看这些堆积在路边的残破车体,一些蝎子蜈蚣等节肢类动物在这些金属垃圾中进进出出,将其当成巢穴。这些角质甲壳黑亮,毒牙鲜红,体型硕大的病毒性生物已经频繁出现在这个城市的各个角落中,这座城市宛若一座蛊城。

  当然在这座城市中,对车队最具威胁的,还是那些心智崩溃,歇斯底里的居民。

  这辆军用车辆上,身穿中型战甲的士兵拿着枪械盯着周围。在车顶悬浮的无人机,扫描着两侧街道每一个黑洞洞的窗口。

  在这一路上,这些军方的车辆经过一些大楼的时候频繁遭到燃烧弹的袭击。并观察到大量的怪物,以及人类可怕的变异。

  此次疫病事件中,军方和地方财团并不是一个利益阵营。

  军方是知道地方财团在转移财产的,但是地方财团在政治上的坚决阻挠,让军方无法进入疫病区,只好以军事研究的名义派遣联合调查组来进入。

  ……

  细述财阀和军方现在的利益冲突:

  当一个城市发生生化泄露,按照千川的法律,军队应该立即介入进行军管。但是一旦执行军管,财阀的资产就撤离不出来了,裕府城的太守和财阀是同一个利益阵线的,所以反复强调现在疫病已经受到控制。

  而现在事件恶化到如此程度,这些地方财阀势力依旧在和当地军方进行争权夺利。

  财阀们现在重点收买城市内的地头蛇,让他们阻挠外部调查。

  当军方的调查成员介入后,愕然发现城市内的舆论:“附近军方做了生化实验,导致城市遭灾。”

  所以在这个车队进入后,已经有多个重病绝望的民众,绑着炸药对着车队发起了孤狼式的冲锋。

  而城市内的地头蛇们则在一旁看着,看到车队扫射,则是对民众进行更有力的煽动。而背地里,他们注射着财阀给他们的紫色针管,这些针头管内是驱厄药剂,以及细胞增长药剂。这让他们暂时免受疫病的伤害。

  ……

  然而地方财阀那些衣冠楚楚的高层们,先前利用信息黑幕对广大民众隐瞒事实,现在也在对这些地头蛇们执行欺骗。

  身陷疫病区域的地头蛇们,一点都不清楚,他们身中的病毒,目前驱厄剂和细胞再生药剂是无法一次性治好的。

  那些葡萄串形式的分子簇已经插入到他们的细胞基因上了。他们的基因现在极不稳定,两种价格极为昂贵的药剂,只能暂时保持他们的稳定。

  想要彻底把那些高能病毒给消除掉,需要在培养仓中慢慢磨,让这些高能病毒在身体自然代谢中失活。而这个过程要消耗的驱厄药剂和细胞再生药剂数量极多,价格为天价。

  财阀们才不会为这些地头蛇们供应这么多药剂,现在只要画大饼,让这些工具人卖力即可。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