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69.第 69 章

作者:干姜更新时间:2019-11-07 08:10:13
  不管是微博上或者现实生活中大家怎么讨论,简以安的生活已经暂时稳定下来。

  两人办好离婚手续之后,苏子轩并没有与简以安住在一起,一方面是简以安觉得既然已经分开,就应该有个分开的样子;另一个方面则是因为她认为苏子轩要重新追求她,应该拿出诚意来,没道理离婚了还同居的。

  苏子轩一脸委屈,明明就是她说的,即使离婚,但是还是跟以前一样,但是没想到却被骗了。

  但是谁让这是他家的呢?只能认了。

  李哲亚想通之后,他没有什么顾虑,直接搬到李哲亚的别墅一起住,因为没有工作,所以他的时间很充足,带孩子的事情基本上都是他来带的。

  安然很敏感,他早就发觉父母之间这种奇妙的相处模式,但是看着他们每天甜甜蜜蜜,感情好像比以前更加好,他并没有很大的反应。

  不过有时候也会疑惑,比如每天晚上爸爸竟然不是跟他们在一个房子里睡觉,竟然跑到哲亚叔叔家主,他感到很奇怪。

  有一次趁着吃饭的时候,他就问了:“爸爸为什么你不和我们一起住呀?”

  简以安给他一个警告的眼神,苏子轩瘪瘪嘴,做出委屈的表情,“因为我做错事了,这是我的惩罚,罚我不能跟你们一起住,明白吗?你以后可一定要好好听妈妈的话,不然犯错了也不能在家里住了。”

  安然害怕地捂着小胸口吃惊地看着苏子轩,后知后觉地看着简以安,嘴里的食物都差点忘记咽了,等他突然咽下去,猛烈地咳嗽了一声,明显是被吓到了。

  简以安连忙把水给他递过去,给苏子轩一个责备的眼神,“别听你爸爸乱说,妈妈是这种人吗?是你爸爸觉得哲亚叔叔家的风景比较好,所以才愿意到那边去住的。”

  苏子轩对着安然笑了一下,没有同意,也没有反驳。

  安然将信将疑,“那爸爸什么时候回来和我们一起住啊?”

  简以安对着苏子轩挑挑眉,嘴角歪了一下,才说道:“等他不喜欢哲亚叔叔家的风景,自然就会回来了。”

  “那……为什么同学们都说你和爸爸离婚了呀?离婚是分开的意思吗?”安然懵懂地问道,他并不太清楚离婚的含义,但是学校里有同学会说他爸爸妈妈分开了,他一定要在爸爸妈妈中间选择一个住,可是现在看来,爸爸妈妈并没有分开,只是晚上没有一起住罢了。

  “额……”简以安看向苏子轩,给他一个眼神,想让他好好解释。

  “爸爸妈妈怎么会分开呢?都是别人乱说的,安然,你不要乱听他们胡说,快吃吧,吃完你还有作业要做呢。”

  饭后,苏子轩把安琪哄好之后,便让她在小围墙里面玩耍,让保姆帮忙看守一会儿,然后到二楼画室找简以安。

  一进来就看到她正认真地在赶稿,最近她的粉丝涨了不少,有很多杂志想要她的出版版权,但是因为她想在微博上连载拉拢人气,还为了漫画结束之后与夏菁菁一争高下,所以并没有答应。

  苏子轩站了好一会儿,等她伸了个懒腰,才出声道:“以安,我有事跟你说。”

  简以安放下电容笔,指了指她身旁的座位,“坐吧。”

  她知道,应该就是他想回来的事情了。

  苏子轩看着简以安一脸看穿的表情,笑了笑,“我想开个民宿,你觉得怎么样?”

  最近他想了很多,大家都说他是工作狂,非常热爱工作,但是那是因为他并没有可以去努力,可以去拼搏的目标,所以才会想要把热情,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工作上。

  实际上,他并不是很喜欢那种很压迫人的工作,他曾经也是一个热爱自由,有着向往的人。

  “咦?”简以安正色看着他,不是她所想的要搬回来住的事情?“民宿?”

  苏子轩把椅子挪到简以安的身边,拉起她的手,握在自己的手掌心,她的手又细又白,不过最近因为一直握笔的原因,手指长了茧。

  “我想找一个风景优美的地方开个民宿,每天早起的时候我们可以看日出,傍晚的时候看着晚霞吃晚饭,在那里,你可以尽情地享受着大自然的美好,你可以出去采风,有时候还可以和客人一起聊他们的人生,在那里,没有人一直盯着我们,不管你做什么,一切都是合理的。”

  苏子轩描绘着自己想象中的生活,娓娓道来,慢慢的,简以安差点沉浸在这种美好中。

  “你可以种自己喜欢的画,还可以养更多的小动物,大哈和白莲可以在那里尽情打闹。”苏子轩给她捏了捏她的手,期待地问道:“你觉得怎么样?”

  简以安想着他话,脑海中慢慢浮现这种生活,“我觉得……”她脸上没有表情,弄得苏子轩超级紧张,欣赏够他的紧张后,她才收起恶趣味,“挺好的,你好地址了吗?”

  苏子轩把她扯进怀里,“还没,先跟你说,你同意了,这都不是什么问题。”

  简以安捶了捶他的胸口,随后又担忧地说道:“不过你真的不打算回苏氏了?你爸妈那边要是知道了,肯定会不开心的。”

  苏子轩松开简以安,望向窗外,“这次我想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至于苏氏……他还年轻,他会自己管理好的。”

  简以安叹一口气,“子轩,对不起啊,这件事其实怪我,我要是不那么矫情就好了,这件事也不会发展成这个样子。”

  “这件事谁都没有错,一切都是上天的安排,以安,以后这种话不要说了。”苏子轩搂着她,摩挲着她的肩膀,两人享受着难得的安静氛围。

  简以安本以为苏子轩会与她聊起搬回来的事情,但是到了最后,除了民宿的事情之外,并没有其他的事情。

  苏子轩回到李哲亚住所,李哲亚正好洗漱出来,看着心情颇好的他,挑眉问道:“这么开心,求婚成功了?”

  最近他没有去工作,一直在讨好简以安,就是为了让她答应重新建立两人的合法关系,子轩的努力他都看在眼里。

  谁知苏子轩却摇头,“我还没求婚,是别的事情,你快来参谋参谋,这些地方哪些环境好一点,适合养老?我想开个民宿。”

  “民宿?”李哲亚接过苏子轩递过来的平板,看了一下他选择的几个地方,“你不回苏氏了?”

  “这个不是今天的重点,重点是赶紧帮我挑好地方,我要好好布置,然后郑重地求婚,再办一场让她永生难忘的婚礼。”苏子轩向往地说道。

  李哲亚不知道他们两人在搞什么鬼,离婚又要求婚的,这种情侣他真的是平生所见了。不过他还是认真地给出意见,“这个地方,维度太高了,不太适合,这个地方,没什么游客的吧,这个地方不错,环境清幽,是个旅游的好去处,一年四季的天气也不错,适合养老。”

  苏子轩托着下巴仔细地看着,他的想法也是这样。

  “好,那就定这个地方了,我明天去考察一下。”收起电脑,苏子轩正襟危坐,神色严肃地看着李哲亚:“还有一件事情,也需要你提供意见。”

  李哲亚看着他眉宇间跳动的兴奋,虽然已经放下,但是心中难免还是有一股酸涩的感觉,“什么意见?”

  苏子轩有些不好意思,他搓了搓手,难掩兴奋,“你说我该怎么求婚的好?在家里?还是在外面?或者举办一个party,然后在大家的面前求婚?正好安琪的生日快到了,可以借此机会……”

  越说,苏子轩越兴奋,他根本没有给李哲亚说话的机会,一个人在那里哒哒哒的像个机关枪一样说个不停。

  这种情况,叫做颅内高潮。

  李哲亚看着一脸兴奋的他,很难想象一向淡定的子轩会有这么有激情的时候,他一向都是平稳的,很少有这么兴奋的时候,看来他真的是找到了属于他的幸福。

  李哲亚露出一个微笑,拍拍苏子轩的肩膀,“如果你想告知大家,那就把事情办得大一点,但若是只是想单纯的求婚,那就买好戒指,直接求婚,我相信以安一定会答应的。”

  苏子轩点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不过就是纠结,其实以安是不太喜欢热闹的场合,但是我又想让大家知道我对她的心意,想让大家看到我与她的幸福。”

  虽然有时候以安说不在乎别人的看法,但是偶尔还是能看到她面对别人的看法时,露出不高兴的表情。

  李哲亚耸耸肩,“我也没有什么好建议,毕竟我也没有经验。不过这种事情,不是你们开心就好了吗?为什么还会考虑到大家的心情?你们当初草率离婚的时候不也是没有告诉任何人吗?我倒是觉得你想太多,其实只要你们两个人幸福,不管别人说什么,都不会有什么影响的。”

  李哲亚站起来,伸了伸懒腰,“我就说这么说了,你自己好好想想,对了,伯父今天给我打电话了,让你有空回去一趟,他有事跟你说。”

  苏子轩意兴阑珊地哦了一声,“我知道了。”

  找他有什么事?无非就是命令他回去,他已经逃离了那个牢笼,暂时不想回去,还是先把和以安的婚事定下来,剩下的事情再说吧。

  挑挑眉,苏子轩把平板收起来,脑海中思考着该如何求婚,不如网上查一下,有什么既浪漫又温馨的求婚方式。

  苏子轩没有回苏氏,这几天他在对民宿的地点进行踩点,同时在网上筛选了好多求婚的方案,忙得不行。

  等到找到合适的地点,谈好合约之后,他才回来。

  没想到一回来就看到许久没见到的父亲严肃地坐在哲亚家的客厅,很明显是在等他。

  他看向对他使眼色的哲亚,李哲亚对他眨了眨眼,正襟危坐地坐在一旁,没有说话。

  苏子轩提着手提包走过去,低声打了一声招呼,“父亲。”

  “你还知道有我这个父亲啊?我不是让哲亚通知你,让你回去一趟吗?”苏志强一如既往的严肃,他板着脸看着苏子轩,半个月的奔波,他看起来黝黑不少,消瘦不少。

  不过他面上什么都没有表现出来,表情依旧的冷淡。

  苏子轩的情绪不像是之前那样起伏那么大,他冷静地坐在苏志强对面,同样面无表情,他冷漠地说道:“最近太忙了,没空回去。如果您有什么事情的话,可以给我发邮件,如果是急事的话,可以给我打电话。现在如果您没事的话,我就先回房了。”

  苏子轩对他点了点头,然后礼貌地鞠了个躬,便离开了。

  苏志强看着他快速离去的背影,一股气憋在喉咙,生气不是,不生气好像也不是,整个人憋屈得不行。

  子轩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模样!真的是一点都不像他苏志强的儿子!

  “伯父,子轩他……”李哲亚看着面色铁青的苏志强,忍不住想要开口劝解,但是苏志强大手一伸,阻止了他的话。

  “哲亚,你不用替他说话了,他就是嫌自己的翅膀太硬,想飞了。”苏志强站起来,整理了自己的西装,准备离去,“今天麻烦你了。”

  苏志强离开之后,李哲亚马上跑到苏子轩的房间,对他竖起大拇指,“我说你啊,可真行啊,竟然敢这么对你父亲这么说话,真的不回去了?”

  “不回了,那种根本就不是我追求的生活。”苏子轩在电脑面前,侧脸看着李哲亚,然后笑道:“你可瞧不起我这民宿啊,我实地考察之后发现环境清幽,宛若人间仙境,看在你收留我的这两个月,你去的话,我给你打五折。”

  李哲亚眉头一挑,“不应该是免费的吗?”

  “我现在可不像你一样,有个那么大的公司,我有妻儿要养呢,可不能亏本啊。”苏子轩双手枕在后脑勺,笑道。

  “这么一说也是,不过你跟伯父的关系,也不要闹得那么僵,其实他也是关心你的。”

  “我知道,等民宿办好之后,我会请他去度假的,那时候他应该就消气了。”

  “那就好,我害怕你们俩闹翻之后,我不好做人呢。”

  “不会让你难做人的,最近这段时间,谢了。”苏子轩感动地说道,人生难得有一好友,在自己困难的时候帮助自己。

  “说什么话呢,别矫情,弄得我都不习惯了,我去休息了。”李哲亚听着苏子轩这黏黏腻腻的话,浑身一机灵,赶紧离开。

  苏子轩无声地笑着,这种生活,不急促,不烦恼,有爱人在身边,孩子围绕着,对每天的生活都有期待,真好。

  一个月之后,民俗的事情完全办妥,而安琪的一岁生日也如约而至。

  他把所有亲戚好友全都请到民宿,举办了一个盛大的生日趴体。

  民宿距离南城有点远,自然风景绚丽,冬暖下凉,植物繁盛,到处都是美好的自然风光。

  当苏志强与梁琴收到苏子轩发来的请帖之时,没想那么多,但是到了民宿之后,才发现这段时间找不到人的苏子轩竟然在办理这件事。

  之前因为怄气,他们没怎么关注他,没想到他不声不响地就来办了个民宿?面积还不小。

  生日宴会办在室外,芳草萋萋,鸟语花香,晚霞看起来仿佛都比别的地方要美一点。

  七点钟,这里的夜晚才降临,晚霞昏黄,加上灯光的映衬,这里所有的一切都像是仙境那样。

  宾客到齐,苏子轩抱着自家小公主安琪出来,他身边跟着一袭鱼尾白裙的简以安,两人身着情侣装,还有身边的安然,也穿着同款小西装。

  四个人来到大厅里,站到搭建起来的舞台上,琴声悠悠。

  舞台上灯光一照,把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聚集过来。

  苏子轩把安琪抱在怀里,走到话筒前,朗声说道:“很感谢大家今天的到来……”

  开场白说完之后,他往后看了简以安一眼,“今天除了安琪的生日,还有另外一件事想让大家见证——”

  他把安琪放在地上站好后,示意安然帮忙看住,然后从怀里掏出一个首饰盒,面对简以安,单膝跪地,打开盒子,里面一枚戒指闪闪发光。

  “以安,嫁给我!”

  全场轰然。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