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66.自由恋爱第十六天(二合一)

作者:芒果眼镜娘更新时间:2019-11-07 08:10:53
  看盗文可能会穿书哦~

  “确定,肯定,一定。”季若书抓着陆羽的肩,把人翻转了个面,用力一推,“香水算我送给阿姨的,你赶紧走,别妨碍我做生意。”

  陆羽:“!”

  妨碍她做生意?店里有多少女人是冲着他进来的,当他不知道吗?

  忘恩负义的女人!!!

  把陆羽推开,季若书微笑着和身边最近的女客人说:“这位小姐,你看这款粉色的桃花香水……”

  陆羽气得拿着香水回咖啡区,进去后对上苍思远似笑非笑还带着“你怎么这么怂?”的挪揄意味眼神,整个人都不好了。

  被腹黑闷骚看到的结果是什么?

  不用想象,绝不会好!

  陆羽脚尖一转,快步出了门。

  不来了,不来了,以后绝对不能再来季若书的店!

  A市第一的钻石单身汉一走,店里很多因为他进来的女客人随之而走。

  也有不少客人不好意思进来什么没看什么没买就走,在店员的介绍推荐下试用喜欢的香水。

  季若书在柜台后面,将整个香水展览区收入眼底,两个店员的推荐推销,女客人们的惊喜欢喜,以及不断成交售卖出去的香水。

  开业第一天,因为男主带来的人流量,成交好几笔生意。

  不愧是霸总!

  香水区忙得过来,季若书回咖啡区。

  苍思远和招靖小声地聊着什么,话题很欢乐,两人面上带笑。

  季景曜起身要走:“幺幺,我去看房,有看中的会给你发视频。”

  季若书:“谢谢哥。”

  季景曜摸摸妹妹的头,把自己和妹妹的两个咖啡杯收走,交给宣天材。

  咖啡喝完就喝完,绝对不告诉妹妹她的咖啡被谁喝完了!哼!

  季若书对咖啡的执念不深,没有也无所谓,还真没注意到自己的咖啡杯里空了。

  苍思远:“生意不错。”

  招靖:“若书的香水是真的好,量产也比很多定制的好。”

  夸了一波好友,她问出藏在心底好久的疑问,“若书,我试过我妈的香水,感觉没有你的好,但是我又不知道到底好在哪里,你给我说说呗。”

  这时,在香水区买了香水的女客人们往咖啡区来了。

  季若书大致数数有十来个,想着趁这个机会说说也好,说得仔细点:“给你举个例子吧,市面上玫瑰香水的主要组成部分是玫瑰香精、精油、乙醇,不少玫瑰香水以玫瑰精油的副产品为主要原料,压缩成本得到的玫瑰香水,量大,价格也就便宜。”

  “我的玫瑰香水,主要成分是玫瑰花和茶,不用香精,不用精油。玫瑰淡一些,再加点茶香调味,清香不腻。”

  “没有乙醇,防腐怎么办?”招靖配合地问出女客人们的心声。

  季若书:“乙醇有的,量比较少,起到足够的杀菌、防腐作用就行。”

  招靖还没闻过玫瑰香水的味道,跑去香水区拿了试用装回来,往手腕上喷了点,给苍思远闻了闻。

  “还真的是淡淡的玫瑰味与茶香味,挺好闻的。你调了几瓶啊?”

  “二十瓶,店里每种香水全部二十瓶。你要是喜欢,拿两瓶走好了。”季若书不介意少卖几瓶。

  “你送的两瓶全给她了。”苍思远笑着看了眼小未婚妻,“她就是图个新鲜。”

  招靖吐舌,收回差点脱口而出的“好啊”,把香水放了回去。

  玫瑰香水的试用装才放下,被后面从咖啡区跟出来的几个女客人拿走在手腕上喷了喷。

  有别于市面上浓郁到刺鼻腻味的玫瑰味,这一款加了茶香,闻不到工业合成的香精味,闻不到藏在香精背后的酒精味,有花的甜,茶的清。

  爱上它,只需要一个瞬间。

  “给我一瓶这个!”

  “我要一瓶玫瑰香水!”

  “我也要!”

  “还有吗?我要两瓶!”

  被玫瑰香水吸引的女客人们一拥而上。

  招靖好险才从里面挤出来,后怕地拍拍胸口。

  女人真可怕,有钱的女人更可怕。

  招靖前一脚回到位置上,泰之蕊后一脚急切地来说:“店长,玫瑰香水卖完了,客人们还要,我们接受预订吗?”

  季若书没料到新店开张竟然如此火爆,多少还是得感谢男主的财神光环。

  “嗯,告诉客人们,预订付一半定金,一周后来拿。”

  “好。”泰之蕊小跑回去。

  招靖笑嘻嘻地说:“若书的香水好,才会有这样的好效果。”

  店面开在富人区,香水是奢侈品,每一瓶的价格不低。

  就算这样,还是有不少不差钱的女客人们两瓶三瓶地买,迅速把二十瓶香水抢购一空。

  “今天的销售额有大半的成绩要算在陆羽身上。”季若书很清醒,店里刚开业那会儿没几个人,后面来的是全是跟着陆羽过来的女客人,紧接着才是看店里客人多进来的路人。

  “销售好,你那瓶香水才不算白送啊。”招靖眨眨眼,给了个“你知我知”的眼神。

  季若书抿唇,压住笑意。

  话题告一段落,苍思远放下喝了一半的咖啡:“那你忙,我们得走了。”

  “对,得送爷爷去医院检查。”招靖懊恼地拍拍额头。

  该死,聊得兴起,她竟然忘记了这么重要的事情!

  季若书没多问,送两人出门。

  *****

  苍思远和招靖回酒店,接了苍光耀,三人前往A市最大最好的医院:仁爱医院。

  前天晚上,季若书提出来问题。

  昨天,苍思远把事情告诉苍光耀,苍光耀同意后联系脑科专家。

  A市不是京城,他们的人脉在这里没那么好用,拐了几个弯,今天来看。

  检查完,报告出来。

  专家看着脑部CT,指着上面一块不大的阴影说:“这块,苍先生年轻时做过手术,位置太靠近脑干,可能是当时手术医生没有清理干净留下来的淤血发生变化,具体要看更详细的检验报告。苍先生年纪大了,风险较大,身体可能撑不住再一次手术。”

  苍光耀年轻时上过战场,当时伤兵太多,战地条件不好,头部受伤,送回来救治时情况危急,也是因为医疗条件限制。

  年轻时,身体底子好,术后恢复好了不觉得有问题。年纪大了,各种各样的问题反馈在身体上,没本钱大动手术治疗。

  苍思远:“不取出来,会有影响吗?”

  专家:“头部是人体最复杂的部位,谁也说不清这么点婴儿指甲盖大小的东西到底会有多少影响。淤血在靠近脑干的位置,要是一直在这里就维持目前的状况,淤血要是因为意外移动或者发展成其他,那就说不好了。”

  也就是说,淤血要是不处理,要么持续失眠,偶尔晕眩,可能往更坏的方向发展。

  处理的话,又因为年纪大风险大,即便手术成功,术后恢复也有问题。

  两难的选择。

  苍思远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没说出声,半晌才问:“手术的成功率有多少?”

  专家比了个“三”的手势。

  苍思远:“……我知道了。”

  招靖紧紧地抓着苍思远的手,不知道是他的手在颤抖,还是她在颤抖。

  不是季若书提出来,他们或许到现在还不知道爷爷的失眠是由什么造成的。

  万一有朝一日……不行,不能想!

  他们俩激动害怕得跟什么似的,苍光耀本人没有一点感觉,起身拍拍孙子和孙媳妇,“好了,多大点事,没事就走了。”

  *****

  季景曜前后看了三套房子,都不怎么满意。

  凌俊杰的房子是三套里最好的,不管是从公寓位置、楼层高度还是装潢上来说,都不错。

  唯一一点不好的是:那是凌俊杰以前包养小明星住过的。

  凌家是房地产商,家里有钱,上面还有个大哥,没压力,没动力。

  没去家里公司上班,自己搞了个什么工作室,签了几个艺人进军娱乐圈,没多久就染上圈子里的作风,包养小情人。

  季景曜不高兴妹妹住的房间沾染情/色因素,白送都不要!

  凌俊杰见季景曜有点心动,听他提起小情人住过立即变脸,心知这点触了雷,摸摸鼻子,“房子不就那么回事吗?你要是买房做投资,我哥看在我的面子上肯定给你留几套好的期房。你要装潢过能立即住人的,现房肯定有人住过啊。”

  “你要是嫌弃被住过,把里面的家具全换了呗,换成全新的。我掏钱,行吧?”

  “我差这点钱?”季景曜白他一眼,“再找找。”

  不是不能接受被人住过的二手房,而是不能接受这房子原来住过一个被包养的小明星,还不知道凌俊杰在里面怎么和小明星胡来呢。

  多膈应?

  “行行行。”凌俊杰没办法,拿出手机找兄弟们问。

  打了几个电话,他回来了,“有一套房,刚装潢完,还没住进去的,我带你去。”

  离目的地越近,季景曜的脸色越奇怪。

  这公寓,是陆羽住的那个啊。

  凌俊杰去物业拿了钥匙,带季景曜上电梯,“十三楼,装潢嘛,本来就是给女人住的,你看看。”

  陆羽住十六楼,这里是十三楼。

  既不是同一层,也不是上下层,应该没那么大机会见到吧?

  季景曜推开门,看了一圈,还不错。

  “给女人住,什么意思?”

  凌俊杰讪笑:“先买了,到时候那啥……你懂的。”

  懂个屁!

  季景曜脸黑如墨。

  没女人,你们会死吗?

  季若书要开的是调香室,而不是咖啡店。

  陆羽深刻地认识到一点:再喝不到那么好喝的咖啡了。

  于是,这一天,季若书往茶水间跑了五次,全是给咖啡成瘾的总裁大人煮咖啡。

  要求还忒多,一种咖啡只喝一次。

  五点一到,季若书逃似的跑了。

  陆羽站在办公室门口,眼睁睁地看着她屁股后面像有老虎追似的跑那么快,冷冷地哼了一声,决定明天再折腾她。

  晚上,季若书得到季景曜给的合同和钥匙,还有一个好消息:联系到了生产商。

  这家生产商同时承包着C家的国内包装生产,质量方面不需担忧,就是价格方面因为所需数量不多的缘故,会有些偏高。

  香水定位高端,最重要的是质量,数量反而是其次。

  季若书宝贝地把合同放进自己的房间,打算明天再上一天班,后天准备实地看过店面,再进行装潢设计。

  周二是季若书在飞羽集团的最后一天。

  陆羽上午有会,下午有会,忙得秘书室的人团团转,还是毛病忒多地要咖啡。

  每一杯口味都得不同!

  亏得茶水间咖啡豆种类多,否则根本做不到。

  季若书一点不生气,反正奴役最后一天就能解放了。

  下午四点,季若书去找HR,办理剩余的离职手续。

  手续办完,办公室里放着的东西全部整理到一个纸箱里,时间到了四点半,季若书眼看差不多了去洗手间。

  十八楼的洗手间正在上演一出“惊艳记”。

  高大帅气的总裁经过洗手间遇到身材矮小的清洁工,一男一女迎面擦肩而过时,清洁工掉下遮面的口罩,露出清纯处女脸。

  天凉王破总裁被惊艳到了!

  季若书万万没想到还能见证男女主的初遇心动场景,原着里没说到底是哪一层楼,也或许是她没注意。

  反正现场看到的她是蛮震惊的。

  这么尴尬的地点,那两个恋爱脑是有多坑才能一见钟情啊?

  他们难道闻不到洗手间独特的臭味吗?难道男女主散发出来的荷尔蒙气息自带香水味能够掩盖臭味?有毒!

  眼见两人即将对视到天荒地老,季若书很是好心地不去打扰男女主,转身去楼下。

  每一楼都有洗手间,她不至于为了少走一点路去和男女主杠。

  季若书才走两步,后面紧跟而来一串脚步声,陆羽按住季若书的肩,“咖啡。”

  季若书无语:“总裁,今天是我的最后一天,我要走了。”

  陆羽抬起镶钻闪瞎人眼的手表,故意凑到季若书眼前,“四点三十四,离你正式离开公司还有二十六分,在这之前,你还是我的秘书,应该满足我提出的要求。”

  季若书:“……”凭实力单身的总裁,真不是一般的狗。

  员工的最后一天,公司为了好聚好散,一般不会特意去抠员工的离去时间。

  办离职手续的时候,HR还说了几句,因为她上交了工牌,待会儿下楼得让别人帮忙刷卡才能出门,让她千万记得在五点之前出去,晚了万一找不到人帮忙就惨了。

  因为这样,她还和夏秋打过招呼待会儿帮忙开个门,免得出来上个厕所回头就进不去了。

  结果呢?

  总裁非得让她五点走。

  季若书深吸一口气,好声好气地说:“总裁,我要是五点再走,没工牌出不去。”

  做人不要太绝,好吗?

  陆羽这才想起公司的制度,“晚了,我送你出去。”

  季若书能说什么?

  她叹了口气,“好,那我先去上个洗手间,待会儿再给你煮。”

  “蓝山。”最后一杯,陆羽点了咖啡豆,视线瞟到季若书的手想想她还要上厕所,不由叮嘱一句:“手洗得干净点。”

  季若书:“……”

  也就是她脾气好,不然非上完厕所不洗手给他煮咖啡!

  陆羽心满意足地走了,季若书满头黑线地进女洗手间,进去了还能察觉到女主投射在她背后的视线,充满了怜悯与庆幸。

  怜悯她最后一天几分钟还得被奴役,庆幸自己只是个兼职不用天天在龟毛的上司手下。

  季若书煮完咖啡出来,秘书室没人,十八楼的大门关了,想出去也没办法。

  她端着咖啡去敲总裁办公室的门,期待陆羽还在,否则她得等他们回来才能走。

  “咚咚——”

  “进。”

  季若书把咖啡放下,“总裁,能帮我刷下卡吗?秘书室没人,我该走了。”

  陆羽瞥了眼手表上的时间,还有十分钟。

  他放下笔,起身,“走,我送你下去。”

  “谢谢。”季若书抱着没装多少个人物品的纸箱,跟在陆羽身后。

  两人走总裁专属电梯,很快到达地下停车场。

  陆羽刷了卡,转身按电梯上楼,他的咖啡还热着呢。

  季若书开车回了家,一想到明天不用面对男主那个恋爱脑,满心欢喜。

  晚上,季家三人坐在餐桌上吃饭,饭菜丰盛。

  季向文高兴地开了瓶红酒,庆祝季若书回归自由身,三人多少喝了点,各自安眠。

  而陆羽就不太好了。

  最后一杯咖啡,他点了蓝山。

  季若书的咖啡技术不知是本来就好,还是三天以来被他训练出来的好,好得他念念不忘,回了家还在回味那杯咖啡的味道。

  第二天,陆羽一到就要蓝山咖啡。

  送进来的是包奇思,一个只会泡速溶咖啡的男人。

  陆羽喝一口,差点吐出来,“让季若书……”

  话说一半,他才想起昨天是季若书的最后一天,还是他亲自送她去的停车场,这么一想,脸色更差了。

  包奇思心里方,“陆总?”

  陆羽:“你出去吧。”

  包奇思:“是。”

  包奇思才转身,陆羽说:“把季若书的联系方式给我。”

  包奇思呆住,未婚夫没有未婚妻的联系方式,总裁你怕不是在逗我?

  陆羽的脸色显示他没在开玩笑,他拿出的手机更是说明他确实没有未婚妻的联系方式。

  包奇思给了,恍恍惚惚地出总裁办公室的门。

  有钱人的世界,他是真不懂啊。

  包奇思原来也是季若书委婉讨好的对象,谁让他跟着陆羽最久,知道的隐情内情最多呢?

  随后发现讨好无用,没办法从他嘴里挖出自己要的信息后,连工作上的事也不来请教他了。

  乍一看到季若书“有礼貌”的微信,包奇思下意识地看了看天。

  太阳没从西边出来,大小姐大概昨晚喝酒喝坏脑子了吧?

  包奇思:【身体要紧,你好好休息,总裁这边我来说/微笑】

  季若书:【谢谢。】

  等了足足一分钟,包奇思没见到对面有【正在输入中】的提示,也没等到任何回应。

  这下,是真的奇了。

  “别真喝坏脑子了吧?”

  “什么喝坏脑子?”陆羽从总裁办公室出来,正好听见这一句话。

  包奇思:“是季若书,她身体不适,今天请假。”

  陆羽没应,包奇思自动把前因后果补上:“昨天她下班忙着回去和朋友聚会,今天应该是宿醉的影响。”

  否则大小姐突然改变性子,没理由啊。

  陆羽面无表情,包奇思知道总裁这是不高兴提起未婚妻的事。

  季若书要是个能干的来秘书室帮帮忙就算了,陆羽兴许看在能力上还能给个眼神。

  偏偏专业不对口,得从小事开始手把手教,她还不怎么乐意学,天天打扮妖艳地来公司,大把时间花费在聊天八卦总裁上。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