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五十八章 魔法

作者:萧白染更新时间:2019-11-07 08:09:06
  单清澄呆杵在原地怔怔的望着温文,就连一开始想挣脱的手都宛如定格了一般,她刚刚说,我是她的女朋友?

  女朋友……

  可……心底异常的平静是怎么回事,她不是一直在期待温文会给她一个确切的回复吗?如今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了,为什么……她除了看着温文之外,没有任何一点其他的反应……

  “温文!”王初修怒不可遏地握紧拳头,额头上一根根青筋突起,他强压下自己窜上脑门的火气,生怕自己的火气吓到了单清澄,殊不知他用劲的五指已经将她的手腕勒得泛红,“该注意的是你吧,你是女人,口出狂言说她是你女朋友?你是变态吗?!”

  面对王初修的恶言相向,温文眉头微不可察地皱起,把单锦弦放到地上站好,下一步便直接将王初修的手从单清澄手上拉开,细腻地抚摸她通红的手腕,“王先生,你一个大男人用得着对一个小女生下这么狠的手?你不心疼,不代表别人不会!”

  一贯语气不会有太多起伏的温文一反常态,严声厉色地训斥不懂得怜香惜玉的王初修,一双目光如炬的眼眸震得单锦弦都抱住了温文的大腿,瘪起的嘴唇说不出的委屈。

  “你是笨蛋吗?”转头,温文语气判若两人,温柔的似乎要拧出水来,“都被捏红了都不知道挣脱开,傻乎乎的。”

  说罢,温文把单清澄一把带入怀中,一手揽着她的腰际,一手轻柔地在单锦弦的脑袋上抚摸。王初修见她们三人和睦得像一家人的模样气不打一处来,恨不得立刻将她们分开了去,“清澄!”唤了一声,王初修伸出手,作势要将单清澄拉到自己身边。

  可温文哪会如了他的意,拿了单锦弦手里的仙女棒不偏不倚地敲在王初修的手背上,见他吃痛地缩了回去才若无其事地把玩具还给单锦弦,继而清冷道:“王先生莫不是想要大庭广众之下抢人,你可要看清楚,这里是清澄家楼下,不是你的自己家!想要肆意妄为,劳烦您回家之后对着花花草草宣泄。”

  “你!”

  王初修被气到一个极致后反倒冷静了下来,他将自己所有的负面情绪隐藏好,戴上他平易近人的面具,向目光呆滞的单清澄伸出手,“清澄,跟我走,我有话想单独跟你说说。”

  话音刚落,一根仙女棒轻轻地落在王初修的手指上,伴随着单锦弦一声稚嫩的配音,“哒——”

  她歪着脑袋疑惑地盯着王初修,再眨眨眼睛看看温文,刚刚阿姨打他的时候,不是也发出了哒的一声嘛……

  过了半晌,王初修独自忽视了单锦弦的举动,全然当作一个小孩子在跟他嬉戏玩闹而已,灼热的目光依旧定格在单清澄身上,似乎她不给他回应就誓不罢休,“清澄。”

  “哒——”仙女棒微微抬起又轻轻落下,单锦弦扑闪扑闪的眼睛里愈发的疑惑,为什么阿姨点他一下他会马上缩回去,难道仙女棒的魔力在自己手上就无效吗,只能是阿姨试用在可以?

  如是想着,单锦弦对温文愈发崇拜起来,原来阿姨不仅仅是会救人的超人,还是会魔法神仙!单锦弦喜滋滋地仙女棒交到温文手里,双手高举她的手,去用仙女棒碰王初修的手,嘴里依旧配合地发出一声,“哒——”

  温文宠溺地抽回手,温温和和地捏了下她的脸颊,再望向王初修时目光一凌,仙女棒应声而落,像极了一个老师在体罚做错事的学生。

  单锦弦惊讶地张圆了嘴巴,果然,只有阿姨才可以呢!

  “你——”王初修错愕中带着震怒,他一而再再而三的忍让,温文却如此不知检点,三番四次挑战他的忍耐限度。一个箭步上前,王初修把单清澄从温文怀里拉开,本想抓着她的衣领却因根深蒂固的礼节只好作罢,但他嘴中威胁的意味在明显不过,“温文,麻烦你以后不要再缠着我们家清澄,把你肮脏的思想从她身上移开,不要再对她痴心妄想,你觉得她们家会有人同意这样的你留在这里吗?”

  被王初修这么一拉扯,单清澄稍稍回过神,意识还没完全清醒身体就已经将温文拉到自己身后护着,毫不避让地同他对视,口气带着明显的不悦:“初修!”

  “清澄,你以后搬回去住,住在这种居心叵测的人家里,我不放心。她是你学校的校长是吧,你辞职,我给你找个更好的学校。”

  “初修,你无权干涉我的事情。而且,我希望你因为能够你的措辞向她道歉。”单清澄余光扫到王初修身后徐徐向她们走来的李斯年,眼神一敛,“是我先喜欢上她的,你要这样说的话,意思是我在你眼里也同样不堪入目吗?”

  李斯年装作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一般,朝单锦弦招招手,见她抬头看了看温文得到对方的首肯才迈着小步子乐呵呵地跑来。他眼眸一柔,还是小孩子好,没有太多的纷扰更没有过多的烦恼,只需要无忧无虑的保持着天真的笑容迎接每一个人、每一件事。

  见李斯年抱了单锦弦回家,单清澄便不在有过顾虑,“初修,我们从小一起长到大,你应该清楚我的个性。如果你认为我只是一时兴起或者被她迷惑住,那你就错了。温文有让我着迷的地方我无可否置,但我一旦认准,就不会轻易放弃。无论我们家里人最后会不会接受她,我都不会弃她于不顾,这是我的坚持。”

  “清澄,你们两个同是女子……”

  王初修的话还没说完,单清澄就打断道:“那又如何,我喜欢她,是喜欢她这个人,跟性别没有一点直接性的关系。而我,也只是她的清澄。”

  闻言,温文一脸惬意地在单清澄身后站得笔直,她的清澄……呵——不可否认,温文很喜欢单清澄的这个认知。她家小兔子护起短来一点都不逊色,一向强势惯了的温大校长竟乐滋滋地在单清澄身后做起了她的小女人。

  深吸一口气,王初修即便是强忍也难掩他笑容的僵硬,他说:“清澄,如果你一早就想到拒绝我,直说就可以,用不着用这样的方式来气我,我……”

  话,最终还是没能说完,因为王初修清楚地看到近在咫尺相拥的二人。

  单清澄微微踮起脚尖,拉着温文的衣领让她弯下腰来,双唇明明只是轻轻一碰,却让她双颊红了个通透。单清澄眼中的羞意仿佛快要溢出来一般,闪躲着不敢看温文的表情,对王初修说:“这样,你信了吗?我不会拿我感情的事情开任何玩笑。”

  单清澄说完就被温文牵起手回了家,而一直在远处观望的李斯年叹息一声,走到王初修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一声不吭地离开了。

  单清澄给王初修一记重磅何尝不也是给了他一记耳光,越是如此,他越能清楚地看清王初修对单清澄用情至深。不难看出王初修不赞同同性之间的感情,不然他何必震惊于单清澄与温文的情愫……

  如果王初修知道他从接近对方开始有报有和温文、单清澄相互之间同样的想法,会不会觉得自己肮脏的不堪入目……

  不过……李斯年有些许诧异温文的胆识。他才和温外公解释没多久,温文趁热打铁就三言两语搞定了,再者昨日不过一个通知短信,今天已经在王初修面前宣示主权……她们之间总是这么闪电式的吗?

  摇摇头,李斯年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庸人自扰,自己家门前的雪都已经堆积成山了,还有空去操心其他的门户……

  单清澄跟着温文回家之后就直接坐到了自己房间里,而温大校长则去哄单锦弦午睡……

  呆滞空洞的眼神盯着雪白的墙面,她全然没了在王初修面前强势、自信的样子。单清澄仿佛摇身一变成了一座雕塑,一动不动地坐在床脚,莫不是她还在泛红的脸颊,指不定被人误以为得了什么失心症……

  她就这样呆坐了许久许久,久到单老和单清明来和她说他们出去走亲戚都没有半点反应。时间又慢慢地过了一刻钟,温文躺在单锦弦身边读着关于一个女巫给美丽的公主施了魔咒的童话故事,声音格外的轻柔温润。

  眼看单锦弦快要睡着,温文合上书,正打算蹑手蹑脚地下床就听到门外传来一阵鬼哭狼嚎:“啊——啊——啊——女朋友——女朋友——女朋友——”

  一愣,温文脸上爬满了窘迫的神情,她低下头看着被惊醒的单锦弦,只见她不哭不闹地拽着自己的衣袖,奶声奶气的声音却异常坚定,“阿姨,姑姑是被巫婆施了魔咒吗?要不,你拿仙女棒去救救她?”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