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51章 幻城(一)

作者:宁世久更新时间:2019-11-07 08:07:16
  季镰的奋力一抓已经用尽最后的余力,手指在铃铛上合拢不过一刻便松开,整个人往下沉去。

  他此刻的声音沙哑低沉,音量低微,听到在场众人耳中,却比惊雷更响。

  龟丞相:……余礼白?

  众神将:……余礼白??

  楼清荣和白裳:……余礼白?!!!!!!!!!!!!

  余礼白:“你没有事!”

  余礼白欢喜疯了,季镰竟然还活着!

  仅仅的一点缓冲完全无法承受这样的惊喜,余礼白整个人都呆住,由于外泄的法力还没有收回,被他的心情影响的湖泽先是整个静住,无论水面上还是水面下都不见流动,一群浮在水中的士兵像是琥珀中的昆虫一样被固定在其中。

  这些士兵还没有来得及在心中破口大骂,一秒前还静止无波的湖泽突然就开始左右摇摆起来,混乱的水流如同一群猴子一样上蹿下跳,而水中众人就是像被一群猴子当做玩具,从左丢到右,从前丢到后,好不容易悄悄整顿起来的队形又散开了。

  这等颇为直观的,余礼白心中情绪的表达看在所有人人眼中。

  众神将:“……水君大人。”

  余礼白一个激灵,只有看得到彼世之人才能看到的水神真身上,黄金的眼瞳如同真的金子一样闪闪发亮,他的语调也是兴奋而轻松的,“什么事?”

  “……大人,”一个神将指了指他脚下,“季少爷他又被您淹到水里去了。”

  余礼白低头一看,正好看到水下一团黑影正离他远去。

  “哎——?!!!!”

  不假思索的他一个猛子救扎进水中,大吼一声,“季镰我来救你!”

  余音绕梁,三日不绝。

  受到了冲击的楼清荣:“……”

  他刚才什么也没有听到,也什么都没有看到,特么的这个世界一定不是真的!

  一刻钟后。

  低压的乌云散开,日光毫无遮掩的撒下,照映得山林间水汽腾腾,淹没树林和群山的汪洋已经不见踪影,不过这也不能改变这一片刚从水中捞出来的事实,到处都是湿漉漉的,低凹的洼地变为大小湖,星罗棋布,而露在水外的所有东西都在往外面渗水。

  由于湿气过重而使得空气太过沉闷,不过这绝对不是这一片气压低的原因。

  专业方向出了问题的神将们已经清理好一大片区域,更是从水晶庙中来回跑一趟带来了灵丹妙药,排着队地奉到余礼白手中,而在余礼白怀里,季镰人事不省的躺着。

  青年的手臂上,有一道狰狞的贯穿伤,离弦必中的诅咒之箭还插这,不过箭矢周身不见光华,显然作为法宝的神通已经被消去。

  余礼白正在一股脑地将灵丹妙药撒在季镰的伤口上。

  “大人,”龟丞相说道,“至少,先把这只箭拔.出来吧?”

  之前水神一直都只是低头撒药,听到龟丞相说话,他才抬起头来。

  众人无语,你这幅梨花带雨的样子给谁看呢?

  “嘤,”他们听到余礼白小声嘤泣,呐呐说道:“不敢拔。”

  水晶庙众人默默地围成一个圈,不让被押在外围的楼清荣白裳一流看到所谓琼白河水君的真面目。

  虽然之前似乎已经暴露很多了……

  龟丞相看着那支再这样下去就要长到季镰手臂中的箭,无奈道,“老臣来拔。”

  “不行,”余礼白摇头,“万一没拔好怎么办?”

  龟丞相无话可说,这么多灵丹妙药在此,就算没有拔好也不会出问题吧?您用不用这样小心谨慎啊?

  水晶庙众人齐齐觉得,面对这样的水君大人,好累。

  看着水君大人还在嘤嘤嘤,众人又不敢上前去越过水君大人将箭矢拔出,于是一群人面无表情地看着余礼白一下子把药撒上去,一下子担心箭矢又把药粉全部抹开,来来回回,浪费无数,全部做了无用功。

  就算是跟着余礼白,见过无数珍宝的神将们也是眼睛发直,心中喃喃:这都是钱啊。

  “大人,”终于有神将过来打破这一愚蠢的循环,“楼家大少爷指名要见您。”

  “啊,”余礼白还呆愣愣的,“他谁?”

  刚被押过来就遭到会心一击的楼清荣:“……”

  这话好耳熟啊,好像不久前听到过。

  不就是那个姓季的说的吗?

  会心一击攻击到弱点,楼清荣遭受到双倍伤害。

  “……白河水君,”他的表情只能用狰狞来形容,三个字像是被他在嘴里嚼了又嚼才吐出来,“……余!礼!白!”

  余礼白怔住,转过头问身边的人,“为什么他知道本君就是余礼白了?”

  众人:“……”

  水君大人终于老年痴呆了吗?!

  之前太过惊喜其实完全没有听到季镰说了什么的余礼白满是疑惑,不过他说出的话已经是变相承认了身份,楼清荣狠狠的瞪着那张一直徘徊在他童年梦中的容颜,半晌,终于低下头低沉地笑起来。

  “呵呵,这算什么,见面不如闻名,呵呵呵呵呵,没想到竟然就是你,怎么可能呢,真的……”

  他喃喃说完一通仿佛碎片的话,又猛地抬起头,脸上可怕的表情让所有神将下意识往余礼白身边聚拢一步,“白河水君,我问你,那个和我同窗三载的余礼白,和我乘坐同一条河落水,父母溺死,只有他生还的余礼白,就是你?”

  余礼白终于分出一点点脑子——是真的一点点,来处理楼清荣的问题。

  这个人一副自己很对不起他的模样是怎么摆出来的?

  而楼清荣看着那双金黄的眼眸,不由地陷入回忆中。

  对,十五年前,他在濒死之际,所见到的,就是这双眼睛。

  夜中有贼人劫船,他被家仆拼命塞进逃离的小船上,船上已经有三个人,是一对夫妇带着一个和他年岁相差无几的孩子。

  楼清荣在自家的宴会上见过那一对夫妇,原本是花都的富商,据说因为生意的原因,正打算搬到乡下的小镇上去,宴会上有一群人讥笑他们目光短浅。

  余氏夫妇显然也认出了他,什么也没有说,从家仆手中接过孩童幼小的身躯,和自己的孩子放在一起。

  这不是下水的好时机,江面上风雨飘摇,浪涛涌起,一道比一道更大,但是在贼人的威胁下,大家也顾不了这么多了,而匆促下水的结果就只有翻船落水的下场。

  ……然后呢?

  记不清了。

  只记得弥留之际,水中一名男子踏水而出,浪花在他脚下分开,雨幕悄然退散,怀中抱着的,正是那个被他看不起的孩子。

  他呢?不管他吗?

  他记得幼小的自己竭力伸出手,在颠婆中想要够着那人的衣角,好不容易抓到一点,那衣角却在他触上的那一刻化作水珠散落,沉下去之前,他看到的正是这双眼睛。

  超然,冰冷,非人。

  再然后……

  “那时你家人已经赶到,并不需要本君来救吧。”余礼白说。

  余礼白毫不留情告诉他这个真正的理由,甚至连目光都没有看向他,还是盯着怀中的季镰。

  两相对比,上下立见。

  而余礼白终于抬起头,向着他露出一个讥讽的笑容,“莫非你认为本君不救你,是因为你特殊些?”

  某神这般眉尖微挑,两眼斜斜望过来,目光冰凉的模样比起之前犯傻的时候有威严得多,终于挽救了一下他的形象。被他的眼神钉在原地的楼清荣言语不能,而那副疯狂的样子也让看到的余礼白厌恶得很,挥手让神将将他带走。

  另一位等候在边上的神将犹豫说道:“水君大人,梁启青梁大人醒过来了,他说要见您。”

  “见什么见,”余礼白没有好气,“既然上次已经警告过他,那么这一回就不用管了,带回水晶庙关在……你醒啦?!”

  最后三个字上扬的语气和之前的话语简直不是一个画风的。

  余礼白看着怀中——这个姿势水神觉得说不出的棒——的季镰眨眨眼,缓慢的掀开眼皮,眼眸一如既往的漆黑明亮,嗯,季镰的眼睛真是好看呢~

  今天的水神大人也是在发花痴。

  这个时候应该说什么?打招呼说我救了你请报恩吧如果没有什么报答的话以身相许也是极为欢迎的……

  ……咦,他为什么会这么想?

  哪里来的这么多为什么,哎呀他伸出手来了,是要干什么?要、要、要要要摸到脸啦。

  季镰:“……”

  眼前这团雾变成粉红色了,是眼睛出问题了么?

  是的,未开天眼的季镰无法看见没有借助假身行走的余礼白,这是目前无法改变的事实。

  他不过是刚刚醒过来有些迷糊,所以下意识伸手想要将眼前的雾气挥开。

  不过眨眼之间,昏迷前的记忆以及积累在手臂部分的抽痛,愈合的痒一同流回他的大脑,而眼前的雾气是什么他也明白过来。

  余礼白的模样看起来还非常活泼,显然别人设计自己的目的并没有达到,这就好。

  这样想着,他伸出手,在余礼白阻止之前,一把抓在箭尾,一点犹豫都没有地将箭矢抽了出来。

  “哎——啊!”

  余礼白发出惨叫声。

  从伤口中飚出来的血糊了他一脸。

  惨叫越过彼世及现世的界限,传达到季镰耳中时已经变得面目全非,不过是一道比较大的嗡嗡声,不过季镰的想象足够他了解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该替他擦脸吗?

  ……不过碰都碰不到,还是别想这些没用的了。

  季镰稍稍用力,自己站起来,他能感觉到一股力量在扶着他,小心翼翼,轻微的接触又慌乱地收回。

  很快,些微的蓝光荡漾开,他听过一次的,那种含混模糊的嗓音响起,“那个……”

  周围站着一些一看就不是人的古怪家伙,季镰从他们手中接过伤药,敷在伤口上,“你竟然没跑?”

  咦,余礼白眨了眨眼。

  “没听清么,”季镰想要抓住那虚无的力量,“余礼白?”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