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27章 【零二】

作者:蛋挞君更新时间:2019-11-07 08:05:25
  《赐婚》卷二「金戈铁马」

  ●总第二十七章●

  蛋挞君作品

  “殿下,前方再行五里便是北戎大营了。”领头的士兵扭头,朝肖祈大声禀告。

  马不停蹄,披星戴月地接连赶了几百里路,一行人听见这个消息,萎靡的精神都不由为之一震。

  肖祈松了口气,随后正色看着众人:“等到了北戎大营,我的身份便不再是百越九皇子,而是北戎行营都统,明白吗?”

  “是,都统!”众将士大声应道。

  满意地点了点头,肖祈这才回头看向月云生:“还撑得住么?”

  上次的箭伤还尚未好全,近来又忧思太重,月云生的早已难掩疲惫之色,但他仍轻轻摇头:“谢殿下关心,月云生尚且无碍,倒是……”他的目光轻轻掠过众人,落在队伍最末的杜云竹身上。这般赶路如果连他们都已经略显体力不支,那杜云竹这等柔弱女子。

  肖祈顺着视线望去,只见杜云竹在马背上摇摇欲坠。

  她的脸上早已血色全无,只剩下本能拽着缰绳,御马前行。

  见肖祈眉间极快的闪过一丝不忍,月云生轻叹了一声,低声道:“到底她也是因你而来……”

  肖祈的黑眸里有浮光掠过,他听罢不由笑了笑:“既然月楼主开了口,若我再不管,是不是显得就不近人情了?”

  月云生被他这话一堵,失笑摇头。肖祈这人还真是半分不愿吃亏,他不过是担心若杜云竹此行出事,杜阮便有机可趁,待肖祈回朝后借机发难。现在倒好,好像还成了自己求他一般。

  肖祈见月云生一副拿他不知该怎么办的样子,顿时心满意足,转身吩咐一个士兵过去带着杜云竹继续赶路。

  但士兵刚伸手,就被杜云竹躲开了。

  杜云竹看向肖祈二人,轻轻摇了摇头。因体力透支,她的声音已是气若游丝:“殿下,云竹说了,此行绝不会给您添麻烦。”

  领命的士兵见杜云竹不愿与他同骑,一时也不好继续动作,只能等着肖祈吩咐。

  “杜云竹……”肖祈凤眼微眯,隐隐似要发怒。

  月云生见状便伸手拍了拍肖祈的肩膀,然后御马到杜云竹的身边:“杜姑娘,此番逞强非明智之举,若不嫌弃,便与在下同骑吧。”

  杜云竹神色复杂地看了月云生一眼。眼前的男子虽风尘仆仆,却难掩那浑然天成的气质风华,这样的人又是怎么与肖祈有联系呢?他又是为何要半路而来?而肖祈又为何如此重视这个人?大概连肖祈他本人都没有发现,自从月云生出现后,他眼中便再也看不见其他人了。

  肖祈一听,还没等杜云竹回答,已经沉下一张脸,甚是不乐意地道,“月楼主,这是肖祈惹的麻烦,怎敢劳驾你?”

  眼睛蓦地瞪大,杜云竹不敢置信地扭头看向肖祈,一颗心顿时如坠冰窟。

  麻烦,她不由悲凉地笑了一声。

  原来她所做的一切,在他眼里都是一个摆脱不掉的麻烦。

  千里迢迢而来,誓死相随,最后换来的,竟是麻烦二字。

  月云生见杜云竹这样的表情,心下陡然一惊,肖祈这话说的,确实是有些过分。

  果然,他见杜云竹苦笑一声,随后直视着他:“月楼主,您的好意云竹心领了,是云竹自作主张求了旨意要来北戎,不敢麻烦各位。”说着,她便咬着牙,挺着仅剩的气力,御马前行。

  肖祈眉头紧皱,虽知道自己的话说得过了,此刻却也是无力回天。只能沉默着指挥众人赶路,希望早点抵达北戎大营。

  等到达北戎大营的时候,众人都不由松了口气。

  月云生下马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腿脚竟也有些酸软,一时间竟没站稳,身子一歪便差点要栽倒。旁边的肖祈见了,不由一惊,立刻伸手稳稳地扶住他,尔后更是顺势把他整个人拥在了怀里。

  这一阵晕眩让月云生许久都没回过神来,待恢复些许清明后,他不由失笑,这一世从没有这样急行军过,这身子竟也比以前差了许多。

  “还好吗?你这身子怎么这么差?”肖祈皱眉瞅着他,口上虽看似在抱怨,但那双黑眸中却写满了担忧。不是说这人是天下第一高手么?要他知道是这样,刚才便会顾及一下他的身体,途中放慢一点速度……

  等肖祈略显沙哑的声音忽然在耳边响起,月云生才发觉自己还在他怀中,而两人这暧昧的姿势,早已引起了北戎大营中众人的注意力。

  伸手推了推肖祈,月云生低头轻唤:“都统……”

  虽被面具遮去了大半的脸,声音也不尽相同,但月云生的神态,和那晚宴上的他……

  不过是刹那的失神,肖祈已弯了弯唇角,故意凑到他耳旁轻声道:“月楼主,既然你与我日后便要天天相见,并肩作战,生死与共。在众人面前有军法礼仪在,没有办法,但只有彼此的时候,我喊你云生,你喊我阿祈,可好?”

  心底一惊,月云生闻言整个人都僵在了肖祈的怀里。

  随后,他长长的羽睫微垂,盖去眼底无奈的光。

  果然,他已经猜到了。

  虽然不知他是怎么肯定的,但是……

  “请都统松手。”

  搂着他的手不松,反倒是更紧,肖祈的眸中有愠色滋生,他轻哼一声,似笑非笑地睨着月云生:“这可是你自找的。”

  还没等月云生细想他这话什么意思,顿觉自己的身子忽然一轻。天旋地转后,四周顿时响起将士们的惊呼。肖祈竟然把月云生整个人扛了起来!

  月云生素来的临危不乱,竟在此刻全数垮塌,不敢置信地扭头瞪着肖祈。

  伸手拍了拍月云生,示意他乖一些,肖祈在众人的注目下,扛着他便径直朝大帐走去。

  “肖祈!放下我!”

  月云生不由恼羞成怒,挣扎着要下来。

  “闭嘴,不要乱动,不然我可不敢保证,会不会做出些什么别的事情。”

  肖祈看也不看他,威胁一般地说道。

  闻言,月云生明显一怔,随后一张俊脸被气得通红,两世为人,他何曾如今日一般这样丢人过!

  就在肖祈大手一挥把帐子撩起的时候,他们不远处传来‘砰咚’一声,随后便是几位将士的惊呼。

  “都统,不好了!杜姑娘昏死过去了!”

  肖祈脚下的步子倏然一顿,月云生明显感觉到他身子有些僵硬。果然,就算肖祈强迫自己不去在意杜云竹的存在,但那与萧淑妃过于相似的容颜,对他的影响力还是很大。

  他轻叹了一声,伏在他耳边说道:“阿祈,去看看吧。”

  肖祈偏头与月云生对视了一眼,忽然扭头朝那几人说道:“送杜云竹到帐内休息,再让军医去看看她。”随后,便头也不回地大步迈进帐内。

  他轻轻把月云生放在软榻上,自己随手沏了杯水,一饮而尽。

  月云生仰头看着他,眸中神色复杂难辨:“你又何必呢?明明在意,却要装出一点也不在乎的样子。”

  肖祈拿着杯子的手忽然停在半空中,接着他慢慢放下杯子,提起水壶给月云生倒了杯水,递给他。

  “云生,你不是向来不喜欢杜云竹么?”肖祈走了几步,走到大帐中间背对着月云生,轻声问道,“怎么今日处处为她说话。”

  月云生听了,不由笑出声:“阿祈,我是为她,还是为你,难道你会不知道吗?”

  肖祈闻之,脊背僵直,忽然陷入沉默。

  轻轻抿了口水,月云生低声说道:“毫无疑问,杜云竹是皇后与杜阮的人,所以,让你不得不提防。但即便如此,你还是动摇了。”

  “……”

  “即便告诉自己,那不是萧淑妃,不过是相似之人,可你还是忍不住。杜云竹的样子,她的性子,甚至连说出的话都与萧淑妃那么像……你又怎么可能不会动摇?!她们多么像啊,像到可以让你有一种错觉,可以弥补心中的遗憾。”

  “月云生!萧淑妃是我母妃,但杜云竹不是!”肖祈愤怒的扭头,直视着月云生:“你这是在逼我。”

  “是,我在逼你。因为,若不把这根刺从你心中拔掉,迟早有一天,这根刺会让你的伤口腐烂,无药可救。”

  肖祈怒极反笑,疾步走到他面前,抬手捏着月云生的下巴,强迫他与自己对视:“你这样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做什么?”月云生微微一笑,毫不畏惧地与盛怒的肖祈对视:“刮骨疗伤。”

  见肖祈冷着一张脸一言不发,月云生死死盯着他,继续一字一句道:“若你仍把自己困在那里,走不出来,以后还有第二个杜云竹,第三个,第四个……而她们,也会源源不断地送到你身边。”

  “够了!”肖祈大喝,猛地松开桎梏月云生的手,气急败坏地吼道:“月云生,我不管你是怎么得知此事,但你凭什么管我的事!我自己的事情,我自有定夺,不劳你费心!”

  语毕,他把月云生一个人留在帐内,拂袖而去。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