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15章 清者自清

作者:天晴更新时间:2019-11-07 08:05:00
  第15章清者自清

  “你想继续投怀送抱?”裴少北挑了挑眉,却没松手,两人靠的还很近,维持一种暧昧的姿势。“之前在酒店,这次送到我的家里,温小姐,你说这是不是一种甜蜜的阴谋呢?”

  温语连忙敛下眸,很是窘迫,急急的解释:“不——我不是故意的!”

  “如果你这么迫不及待的非要爬上我的床.........”裴少北上下打量了一下温语,视线玩味而充满了危险,“那么也不是没这个可能!不如咱们商量下,你别做保洁员了,陪我怎么样?”

  “不!不!您误会了!”温语慌了,急切的解释着。“我不是那种人!”

  裴少北松开她,视线眯了起来,他眼睛原本就是内双,所以晃眼一看好像是单眼皮,这么淡淡地扬起来含着一潭笑意,似乎能摄人魂魄一般。“希望是我误会了,你确定刚才那不是主动地投怀送抱?”

  她猛地抬头看着她,这个男人总是轻易的一句话就让她无处遁形。“我没有!”

  “哦?那刚才我怎么觉得你是故意要投怀送抱呢?酒店一次,这次直接送到我家来,你背后的那个人还真是处心积虑,温小姐,有什么目的,你不如一次说清楚好了!如果有困难,我没准帮你解决!”

  因为被他这么误会,温语感到窘迫,脸由红变紫,也感到屈辱,对她来说,谭一鸣这个人,意味着过去那段不可再追的记忆,意味着大学时期甜蜜又青涩的时光,也意味着毫不留情的背叛外加被他利用的悲凉。不想被误会,温语低下头去。“裴主任,您误会了,如果您不想让我做保洁员,我可以走!”

  裴少北望着她,“我没说不用你啊!”

  “我去做事了!”

  “温小姐,我是说真的,做保洁员不如做情人,你可以考虑考虑!”裴少北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温语挺直了脊背,没有回答。

  只有心里的苦涩让她皱起了眉头,他还是把自己当成了那种女人,但她真的不是。

  无须解释,解释不清,清者自清,她还明白这个道理。

  只是面对这样的话,她认为是一种羞辱,她的心脏微微收缩,针扎般的痛楚开始不受控制地在体内各处细细的,尖锐的蔓延开来。

  她微微抬眸,坦然的面对着这个男人!

  他瘦削刚毅的面孔,厚薄适度的唇抿着,似乎在等待她的回答。

  温语静默了一下,以无比认真的语气道:“裴主任,我只知道你是大领导,具体你做什么我一概不知,也不想知道,实验中学那天得视察我知道您身份高贵,之前是个误会,我是被人利用,但那个人是谁,我真的不想说,请你给我保留一点尊严可以吗?还有您刚才的话,我知道是玩笑,我会当玩笑听,现在,我去工作了!”

  她转身,安静的开始了她的工作,不理会裴少北那犀利的眸光,擦玻璃,柜子,擦地,一丝不苟,温语做的很认真,经过她手的地方都锃光瓦亮的。

  裴少北看到她的劳动成果,剑眉维扬,微眯的眼幽然深炯,唇紧抿着,极具男性化的脸孔微扬,此时,他的视线就落在跪在地上擦地的女子身上。

  诚然,她做的不错,很合格的保洁员,甚至连沙发的缝隙里,她都打扫过了,污染区和洁净区分地很清楚,甚至连抹布也分得很清楚。

  他坐在沙发上,慵懒的靠在后背上,狭长的眼睛眯起来看向她,黑眸里有着让人心动的慵懒。

  温语不经意的一瞥,心咚地跳了一下,心想这个男人怎么就长得跟狐狸精似的撩人?

  “温小姐,你多大了?”裴少北状似不经意的开口,

  “二十六!”她毫不思索地答道。

  裴少北微微怔了怔,女人都很忌讳问年龄的,可是这女人却没有停顿的告诉了他,还真是直率。想到之前她贫血,现在脸色依然苍白,随口问道:“你不是说找工作了吗?怎么做起了这个!”

  “没找到合适的,暂时先找点活干!”

  “我找的是长期做的,我家里不希望老是换人,你能长期打扫?”

  “如果你这里只需要一周两次大扫除的话,我可以兼职的!”温语转头跟他说。

  裴少北微微皱皱眉,“那好,你的工作我很满意!以后你可以继续过来,每周两次,我若不在,可以通知你!工资就按家政公司说的付给你。”

  他能客观的看问题,公私分明,客观说他比较满意她的保洁,所以也有打算让她一直帮他打扫的意思,当然还有点私心,想要知道到底是谁把她送到了自己的床上的,或者,她本身就是那种那人,总之他对温语有点好奇了。

  “呃!好!”温语点点头,她又认真的擦着窗台,玻璃。

  “外面好像要下雨了!”裴少北突然说道。

  “啊!”温语有些意外他这句话,看了眼外面,下的雨不小呢,而自己好像忘记带伞了。

  今年的九月,雨水似乎格外多。

  裴少北听到她啊一声,不禁笑了,他笑时,只是嘴角微微上扬,牙齿一点未露,有些含蓄却又不做作。

  温语一愣,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暗自懊恼。

  裴少北看看时间,过去了一个小时了。

  温语按照他吩咐,去卧室帮他换被罩,床单,然后要洗这些。等她按照吩咐把床单被罩放在洗衣机清洗时,他又问:“你会做饭吗?”

  “会!”她一愣后回答,不过工作没说要煮饭,也没说换床单被罩,只说擦地擦玻璃,没说干这个啊!

  “我想吃家常菜!”他突然开口。

  她看了看他的厨房,很干净,刚才她看了一眼,冰箱里只有水,牛奶,然后什么都没了。“可是你家里好像没菜!”

  裴少北闻言转头看她,然后说:“我现在去买,你帮我煮!”

  “这--”她还没拒绝,他已经拿了伞,抓起钥匙换鞋下楼去了!

  温语呆呆的看着紧闭的门,偌大的客厅里只剩下她了!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