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一章 刺客

作者:公子明更新时间:2019-11-07 08:03:05
  第一章刺客

  夜色深沉,汉国都城洛京城中一片静谧。

  黑暗,笼罩着这座城市。

  将军府前,明亮的灯光布开一道黄白色的屏障,四散而开,洒在地面上,透过黑暗,照到远方。

  在光亮不及之处,在黑暗深处,一个婀娜的身影,伴着一点点灯笼的黯淡光芒,向将军府走来。

  黑暗遮住了她柔弱的身形,似乎缠在她的身上久久不愿离去,即使隔得近了,也看不清楚她的容颜。

  在这炎热的夏季里,有一阵微风吹过,传来草丛里的虫鸣,打散了四周的宁静。

  不知为什么,看她款款而来,守门的两个士兵突然感觉到一阵彻骨的凉意。

  转眼间,她就走到他们跟前。

  “站住!”

  左边的守卫猛地拔出刀来,往前走了一步,呵斥道:

  “哪来的女人?再敢往前走一步的话,就休怪我不客气了!”

  那个女子听而不闻,继续前行,直到离守卫近了,才停下步子,望着前面高高的台阶,望着台阶两旁那对雄伟的石狮,¢♂,望着前面森森威严,摇了摇头,淡淡回道:

  “我是夫人手下丫鬟,奉命外出办事,现在回府覆命。”

  声音轻柔好听,却有一丝冷意,蕴含其中。

  士兵看着眼前这个柔弱而美丽的女子,听到她的声音,心里竟有些害怕,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右边守卫见状,眉头一皱,悄悄抬腿踢了他一脚,向身后摆了摆手。

  士兵顺势向后看了一眼,想起大门内还有一列皇上特意安排的精锐护卫潜伏其中,腰杆登时挺得笔直,声音也随之雄浑起来,大声喝到:

  “拿令牌我看!”

  这雄厚声音将门前那颗大树上,正在栖息的几只夜鸟都给吓得四处乱飞起来。

  仿佛对他突然大声有些不满,女子清丽的脸上,秀眉轻轻皱起,然后才伸手入怀,摸出令牌递了过去。

  士兵接到手里,和同伴翻来覆去看了几遍,令牌并无异样。

  士兵微感尴尬,挠了挠头,苦笑道:

  “令牌倒是真的,不过我怎么感觉这个娘们十分陌生啊?”

  他的同伴摇了摇头,向后走去,骂道:

  “他妈的,神经兮兮的,搞的老子也跟着紧张,将军府人口众多,你他娘的榆木脑袋,能认得几个?”

  士兵皱了皱眉,点了点头道:

  “说的也是。”

  说完,将令牌送还,摆了摆手,让她进去。

  女子微微低头,从士兵身侧绕过,踏着台阶缓步而上,最后,踏进了雄伟的将军府邸。

  黑暗中,虫鸣叫的更欢了。

  在她身后,将军府门口中低沉的喝问声不时响起,就算是一些在百主将军身边服侍多年的下人,此时也一般地要出示特制的令牌才能通行。

  一时整个将军府防备森严,不知道皇上为什么在最近几天内,突然给百主的将军府增添了如此严密的守卫。

  ------

  进来将军府,一眼看去,只见房屋庭院接连成片,富丽堂皇,道路曲折,深不见底,一股豪门气魄,迎面而来。

  由于百主喜欢幽静,所以在夜间时分,整个将军府都沉浸在厚重的寂寥中,极为神秘,又有一丝死气沉沉。

  月黑风高,寂寞将府,大好杀人之夜!

  府里黑暗静谧,只有偶尔经过的护院侍卫提着灯笼巡视之时,才有一点光亮在这浓郁的黑暗里,透了出来,也有一些廊苑转折处挂着的灯笼在这炎热夏季里发出黯淡光芒。

  微光中,有一条人影逐渐清晰起来,正是傍晚时候想要进门的黑衣女子,此时她如一只警惕的狐狸般,时而隐匿,时而猛地窜出,在熟悉了院中的景致布局和巡院侍卫的轮值规律以后,才冷笑着矮了矮身子,向后宅里摸了过去。

  忽然,她在一丛花树后停了下来,只见在前面不远处,一只黑色大狗正懒懒的趴在那里伸着舌头。

  黑衣女子的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百主的宅院里定有恶犬,自己之前有些疏忽,竟然没有想到这一点。

  前面是必经之路,只有将它杀死,才能通过。

  想到这里,她小心翼翼的往前走了几步,还没走几步,就见那只黑狗忽的抬头,耳朵也直立起来,往左右乱嗅,似乎感觉到有些异样。

  黑衣女子的手不由的紧紧攥了起来,如果被那只黑狗叫出声来引起护院侍卫的注意,可就大为不妙了。

  见黑狗如此机警,那女子立即站住,没有再往前走,她往怀里探去,想要动用飞镖除掉这只拦路恶犬,但是刚要行动,突然停手,脸色在瞬间便阴沉了下来,脑中想到一个问题:

  “现在皇上对百主做的护卫措施如此严密,此处既有守夜恶犬,不远之处也必有守夜之人。”

  想到这里,黑衣女子的眼里闪过一丝冷冷的光芒。

  ------

  后半夜下起了小雨,即使是闷热夏季,在这雨天里,也有些凉意,守卫李三站在一颗枝繁叶茂的大树下面,忍不住的裹了裹身上那件单薄的衣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雨水混杂着泥土的气味,涌了进来。

  李三长长的伸了个懒腰,往后退了一步,靠着树干,无聊的看着这雨夜里雄伟的宅院。

  院内院外,过着两种绝对不同的生活。

  走进庭院,便如同进入一个繁华似锦的世界,每踏一步,都由金钱铺路,每一伸手,都由美女相抱。

  穷人,是在宅院以外的。

  李三背靠大树,守卫着这座宅院,已不知有多少个日日夜夜,从来没有出过问题。

  自己很久没有出去潇洒了,来人替班之后,要找个地方好好玩玩。

  他微微眯眼,想要如同往常守夜一般,眯上一会。

  只是睡觉之前,他却没有想到要抬头往上去看上一眼。

  就在他愣神的一瞬间,李三只觉得肩头一沉,还未及反应过来,嘴又被人塞上异物堵住,手也不知被什么器物狠敲了一下,将刀拍落在地,胳膊也被人钳住,膝盖被踢了一下,自己瞬间便半跪下来,动弹不得。

  只在电石火光之间,李三就被人控制住,再也使不上半点力气。

  月光从他背后照过来,在地上呈现出一个婀娜的人影。

  同时一个阴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不想死的话,就给我放老实着点。”

  李三只稍微一动,就觉得浑身疼痛,看来对方用了不知名的手法让他动弹不得,他也知此时根本就没有反抗余地,便连忙点头“呜呜”两声,答应下来。

  ??见他配合,掩在口上的那只纤纤玉手稍稍松了一下。

  李三刚要喘上口气,那只手却又迅速下移,锁住他的咽喉。

  虽然那只手指看起来柔柔弱弱,似乎没有什么力气,可是指上传来的劲道却是非常大,李三很清楚,只要自己敢出声大喊,那只手会毫不留情的将自己扼死。

  李三的脸上掠过了一丝恐惧,半晌才低声喝问:

  “你是什么人,这可是百主将军的府邸,你不要命了吗?”

  身后那股让人都觉得麻痒的柔柔声音悠悠的传了过来,如果不是敌人的话,听到这个声音,只怕李三早就酥软在地了。

  “少废话,告诉我,百主现在何处?”

  说着,按压在李三喉头的手指猛地压紧,李三脸色大变,连声道:

  “女侠饶命,女侠饶命,将军他每日这时都在书房看书!”

  仿佛是在判断李三是否说实话,身后女子突然诡异的沉默起来,李三只吓得魂魄都要离体而出,却又不知该如何让她相信,正着急间,突然感到脖子一震,整个人便往前栽了下去。

  远处,那只黑狗,依旧在那里长吐着舌头,摇头乱看,却没有提防一支前端发黑的飞镖从远处射了过来,那只黑狗甚至都未曾悲鸣出声,就被毒镖射中,再也醒不过来。

  将军府内。

  一间很普通的书房,书房里没有特别的装饰,在靠墙位置有一张书桌,桌上放着文房四宝,典雅大方。

  书房内家具俱都颜色陈旧,显得古色古香,一股文雅气息扑面而来。

  只是与书房身份不相称的,在书房的墙壁上挂着一套盔甲,那盔甲老旧,一看就是上了岁月,有暗黑色血斑印记,如果隔得近了,都能够闻到这幅铠甲上面所散发出来的淡淡血腥味道。

  墙下,桌子上点着一盏蜡烛,铺着一本书,在书的旁边是主人随身不离的一柄长剑,而这书桌的主人,百主将军,正在桌前静静的看着那卷有些发黄的书本。

  静谧的如同一副画卷。

  百主已有六十高龄,身材高大,面容严峻,此刻即使是在看书,身上还是不时呈现出一种让人望而生畏的气势,让人胆寒。

  半晌,百主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将看了一半的书本放下,伸了伸懒腰,端起桌上茶水呷了一口,似乎是在细细品味一般,闭目沉思。

  一阵风吹过,掀动桌子上半阖的书本,微微的响动着。

  掩盖了一条鬼魅般人影四下里轻轻跑动的脚步声。

  书房楼下,负责给百主烧水的老王头正将两块黑炭丢进火炉里,在这炎热夏季里,汗水在他的面颊上流淌个不停,即使外面阴雨连绵,在这里却也是感受不到一丝凉意。

  老王头的脸被火光映的通红,他用手擦了把汗,心情微微有些烦躁,他抬起头来,向楼上看去,见上面依旧有微弱烛光隐隐投来,看来将军并没有就寝。

  他苦笑一声,叹了口气,嘟囔道:

  “妈的,一个领兵的粗人就好好打你的仗就行了,非得冒充斯文人,天天不睡觉到书房里熬夜看书,好像你能看的懂多少似的,害的老子也跟着你受罪,这大热天的,还要熬夜给你烧水,哪天把老子惹急了,开水扔你脸上去!”

  话音刚落,他的身后,火光照耀下,一道鬼魅的人影突然出现,他猛然警觉,可是还没回头,就感到脖子突然一痛,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