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6.抗拒从严之回府过年

作者:背影杀手更新时间:2019-11-07 08:04:01
  今日憋屈了一日的寿王终于恶狠狠地出了一口气——重重地“哼”了一声,甩袖走入内室。他走得快,甚至能感觉到自己胸前两坨肉一颤一颤的,更觉屈辱。

  一拐入屏风后,又看到了立在那儿低着头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的慎微。

  慎微悄悄抬起头来,谨慎地看了眼前的人儿一眼,迅速收回了眼,低下头轻声唤了句“王爷”,尾音微颤——

  王爷现在长得矮,他低下头还能看到她……梳着双丫髻的头顶,髻上还缀着粉色的珠花。

  寿王平视着眼前的人,往常这个角度,他能与慎微四目相对,可今日一看,入目的是慎微的胸口,那平坦的、专属于男人的胸口!

  真真是羞辱至极!他再也克制不住,重重地拍了下一旁的花几,怒斥一声,“混账!”嗯,话说出口,还是女人的声音,听起来再凶也是女人的声音——他已经不想再说话了。

  拍桌子的手也痛得厉害,痛得止不住发抖。要是换了往常,这张花几早就碎了,但现在……他觉得自己的手骨好像先碎了。

  寿王闭目,咬牙切齿,那张圆润的小脸阵阵抽搐。

  “王爷!”慎微跪下拉住她粉红色的长裙,痛心疾首道,“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

  “是啊!”慎初膝行而至,“王爷保重身体!”不对,慎初急急捂住了自己的嘴,保什么身体!

  “滚!”寿王怒斥一声,拂袖上了罗汉榻,抬手重重按住自己因激烈的动作而使劲抖动的前胸。这两团肉,真真是岂有此理!

  当然,此时此刻的寿王做梦也想不到,他今日有多讨厌这两团肉,日后便有多喜欢。

  慎微慎初二人看在眼里,痛在心里,但也知这个时候需要让王爷静静,二人正红着眼眶准备退下,又听得主子唤了一声,“回来!”

  二人连忙回到榻前,不约而同地低头看地板。

  “本王的身躯呢!”

  二人低头不语。

  在如此压抑的气氛下,慎微眼角余光瞥见慎初的头以微不可见的速度缓缓低下,低下……

  得,这小子是想推给自己,罢了,自己好歹长他一些年纪,就当尊老爱幼了。

  慎微微微抬起头来,硬着头皮如实道:“让您这具身躯的美人占了。”

  “混账!”寿王重重地抬起手来,气得又想拍案,可是手在几乎快拍上榻几的时候又急急停住,他再气也止不住自己手疼啊!

  ***

  正屋里,朱囡囡捏起一片薄薄的桃花雪片糕送入口中,趁未融化之际又送入一片,一片一片又一片,七八片雪片糕层层叠叠,在她口中缓缓化掉,带着一种桃花的香气。如果说云和雪有味道,那大概就是这种滋味吧,她想。

  朱囡囡正闭目享受着,忽然门被“呯”的一声重重踢了开来!

  朱囡囡吓了一跳,在看清来人的脸时,不禁目瞪口呆,连着吞咽的动作都顿住了,成团的雪片糕顿时卡在了喉咙里,咽不下也吐不出,整张脸都憋红了。

  梁上的慎独见状,迅速落地,在其背后拍了一掌,泥状的雪片糕喷薄而出……正所谓花非花,雾非雾,洋洋洒洒一大片。

  朱囡囡咳定后,呆若木鸡地看着眼前的人,一个字都说不出来——这是她自己!可是眼前的这个“自己”踢门而入时却是一脸的愠容,身上更是散发出一种绝对不可能在她身上出现的嚣张跋扈的气息,那双眼睛瞪得就像要生吞了她一样。

  现如今,这个“自己”正盯着地上的喷洒物看,嘴角是阵阵地抽搐,样子有点像她家隔壁那个患了羊角疯的二郎疯病发作的时候。

  说时迟那时快,慎初迅速扯过一旁的手巾扑到地上覆住这堆浊物,同时手忙脚乱地擦拭着,口中急急喊道:“王爷息怒,属下这就收拾干净!擦十遍以上!”

  这样这块木地板能保住吗?如今情况特殊,他一个人要撬地板铺地板什么的也很辛苦啊!

  朱囡囡瞳孔猛地一缩,王爷!她竟然成了王爷!这也就是说——她和王爷互换了魂魄?

  寿王朝她步步逼近,明明是娇小而熟悉的身子,却给她带来一种陌生而无形的压迫感,朱囡囡双腿一软,跪下抱住已是女儿身的寿王哭诉道:“王爷饶命啊!”她真的是无辜的啊!

  寿王额上青筋突突直跳,这个女人!居然用他的身体来下跪!当着他三个属下的面!

  寿王愤怒地将朱囡囡揪了起来,却发现站起来的朱囡囡高出了他足足一个头……还不止,就这么居高临下、又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望着他。

  寿王总算知道什么叫做世界上最熟悉的陌生人了。

  他一把将朱囡囡丢到了榻上,朱囡囡摔疼了,缩到角落里委屈地哭了起来。她不就偷吃了两个鸡腿,至于有这种报应吗?

  若是寻常女子这样哭,兴许能惹人怜惜,可是她用寿王这高瘦的身体这样哭,看起来就是一个十足的娘炮了。

  寿王眼睛差点没瞎掉,正欲奔上榻去揪住她衣领,可刚一抬腿膝盖就重重地磕到了榻沿。寿王不禁困惑,低头一看,这榻好像变高了,不对,他很快意识到——是他的腿变短了。

  寿王脸一黑,高抬腿上了榻,一把揪住朱囡囡衣领,阴沉着脸咬牙道:“不许哭!本王警告你,本王自出生以来,除了天地父母和皇兄,还不曾跪过任一人,下次本王若再看到你随意下跪,就剔掉你的膝盖骨,明白吗!”

  朱囡囡顿觉膝盖骨似中箭般一痛,连忙哭着点头,“妾身明白了。”

  她用他的脸哭得梨花带雨还自称妾身。

  寿王只觉得心头有股气上不来,他想一巴掌拍死这个死娘炮,但好歹是自己的脸,又下不了手。

  半晌,他转过身子去,背对着她,脸,是生无可恋的脸;心,是心如死灰的心。

  “王爷,冷静冷静!”慎微忙劝道。

  寿王重重呼出一口气,手撑在榻几上,正所谓哀大莫过于心死,他麻木道:“你们同她说吧。”

  慎微、慎初和慎独三人互望。

  半晌,慎微道:“还是我来说吧。”他落坐在榻边,看着王爷身的朱囡囡,语重心长道,“朱夫人……”

  慎微话刚落音,寿王便不可抑制地从鼻腔里冷哼了一声,嫌弃之情不言而喻。

  朱囡囡撇了撇嘴,她知道寿王在嫌弃她什么。平日里,那如夫人喊她朱夫人的时候常常会故意拖长音,喊的是猪……夫人。

  可是,她爹姓朱她也没办法啊,而且她觉得朱姓还挺可爱的,不过如果她不姓朱的话就更可爱了。

  “咳咳……”慎微清了清嗓子,打破现场不太愉快的气氛。

  “叫朱什么来着?”寿王低沉着嗓音问道,刚才慎初说起她名字的时候他没怎么留心,只依稀记得名字似乎有点一言难尽。

  朱囡囡撇嘴不说话,慎微道:“囡囡。”

  寿王微微皱眉,胖、圆、矮、笨不说,连着姓跟名都难听。

  美人院里已经尽是这种歪瓜裂枣了吗?

  寿王不满道:“你爹娘不识字?”这名字,听着就像瞎取的小名。

  寿王不过随口吐槽了一句,谁知身后的朱囡囡却“嗯”了一声。

  寿王瞪了瞪眼,扭过头来看她,不可思议地复问了一遍,“你爹娘不识字?”好歹都是官家出身,就算是庶出的也不至于不识字吧?

  朱囡囡认真地点点头,她爹娘真的不识字啊,又补充道:“我爹识一点,不过识得不多……”她爹平日要跑镖,镖单签订多了多少都认识几个字,有时遇到不懂的字还要来问她呢。

  寿王嘴角一抽,“那你也不识字?”爹娘都不识字,还能指望她识几个字?

  “我识字的,只是……”朱囡囡小小声道,“不会写。”

  寿王用一种看待文盲的眼神打量了她一眼,扭过头去,不说话了。

  朱囡囡发现原来用她的脸“狗眼看人低”是这副模样,她那副讨喜的脸都变得不讨喜起来了。

  “你识字就好,已经很不错了。”慎微冲她笑笑,温柔的眸色中满是鼓励,“可是读过一些书?”

  在寿王一脸嫌弃的衬托下,慎微的表态极大程度地安慰了她,朱囡囡乖巧地点了点头,“幼时受过启蒙,跟夫子学过《三字经》、《千字文》、《弟子规》,这上面的字我都认识。”

  这几本书已经包含了很多字了,小孩子学会后,足够长大后沟通阅读无障碍,尤其朱囡囡后面还看了很多杂书。

  朱囡囡觉得,自己身为一名闺中女子来说,已是算是“见多识广”的了。想到这,她又补了句,“我还认识很多别的字呢。”

  慎微小哥哥可别嫌弃她是个半文盲呀。

  寿王对此嗤之以鼻,这三本书是他六岁时就学过的。于是对他来说,这朱囡囡的文化水平就等同于六岁时的自己。

  慎微赞赏地点点头,道:“朱……我唤你一声朱姑娘可好?”

  朱囡囡还未答话,寿王便冷冷插了句,“不许叫姑娘。”

  朱囡囡抿了抿唇,道:“慎微大人,你喊我囡囡就好了。”

  慎微忙道:“朱……囡囡,不必客气,你喊我慎微即可。”

  慎微有些不习惯,与其说是不习惯直呼她的闺名,还不如说他是不习惯对着王爷的脸喊囡囡。囡囡的意思是宝贝闺女的意思,他对着王爷喊这个?

  话说这朱父,取名是不是取得太直白了些?

  朱囡囡有些难为情,低声唤道:“慎微。”慎微小哥哥,我好喜欢你吖!

  慎微微微一笑,柔声道:“囡囡。”对,多喊几声,他就能习惯了。

  寿王皱皱眉,总觉得背后两人的对话有些古怪,像是……有奸情,可是却是俩男声。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